首 页 友情文章 生活随笔 人生感悟 人生哲理 长篇故事 名人名言
网站首页 >> 生活随笔 >>当前页

只是当时已惘然

浏览量:17 次 发布时间:2018-12-22 02:53 编辑:卢松松 来源:官网

难得偷闲,随意点首页的剧目来看,千篇一律的台词,情节也劣俗不堪。是它破绽太多,还是我过于吹毛求疵?一味迎合观众,对伦理颠覆不管不顾,硬生生挤到一条道上。似乎又试图打开什么缺口,拼死拼活地要榨干A星G星的“潜在”价值。看多了想多了没了欲望,只好悻悻的返回晚上不敢继续的《沉默的羔羊》。

爱格5B在故事上的力道差了点,有新手的痕子。依旧欣慰的是杂志后面的专栏,尽管被催稿子略显仓促,读来还是很温暖精致。鑫有林夕的《所有星星都哭了》,玩世不恭、臭名昭着的坏男孩,家庭的负重与对恋情的小心维护,在故事中看到更多的是大人们的无知以及对后代有意无意的扼杀。作者不忘抓住坏男孩的温柔,给你伤口轻轻一挠,转眼已是生死相隔。风声戛然而止,风铃的叮咚却经久不息。

小萤说,遇见他,就像在宇宙洪荒里找到了拼图的最后一块,这么幸运,这么安稳,这么,对等。关键是对等,才不会屡屡错过,迟迟等不到。绿亦歌,《系我一生心》,痴狂到让人吐血的“单恋”,莽撞大胆的告白与追求,任谁都架不住,对方偏偏是“一顾倾人城,再顾倾人国”的冷血男。

“世间安得双全法,不负如来不负卿”,直到一天为另一个男人穿了白色婚纱,“系我一生心,负你千行泪”,原来越过一季,竟是这样容易。妖的《一瞬芳华》,与本人很搭对的文字风格,北祁长慕,东岳小九,皆因执念心甘情愿。

一个坐拥天下,却不能明目张胆地护一个人,一个冷宫七年云与月,仍至死痴守,尽此生余力保北祁安宁。他摇头,槿妃也好,小九也好,只要是她。这一生,只有她。《谁的青春不腐朽2》,那夏作,高三时看的,始终心悬的裴子煜,在Ⅱ里依旧是女主人公心跳停止不能自持的三个字。

余外,比较喜欢的封面句子,“不过匆匆过客,何必轻易放火”,“若得易文泽,必金屋藏娇之”,最后一个,“不怕念起,唯恐觉迟。既已执手,此生不负”。

本文永久链接:http://www.weijie131.com/wanzhan-m-55783.htm
分享到:0

相关阅读

最新发布